[教师]贵州乡村老师田维华 撑起乌江岸边小学

时间:2017-07-26

评论0  转发  收藏  字号:T|T
来源:贵州都市报

  土生土长的田维华37年来一直在村里的小学教书,从一个民办教师到正式教师,从青葱岁月到两鬓斑白,不论学校搬迁还是面临困难,他都一直坚守,并竭力改善学校条件,多次放弃能调到更好平台,如今已教了三辈人。

未命名_副本.jpg

  (在批改学生作业。)

  山洼洼里的山村学校

 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思渠镇高山村在乌江岸边,村子下方是乌江河,其他三面均是重庆的地界。记者驱车到达思渠镇上以后,只能弃车乘船到对岸的重庆市武隆县后坪乡聚宝村地界,然后再转乘三轮车进村。

  三轮车是田维华老师特意安排来接送的,司机是他曾经的学生田聪,平常在村靠三轮车拉货。聚宝村到高山村没有客运车来往,如果没有三轮车或摩托车代步,村民日常步行要1个多小时。

  到高山村的道路正在水泥硬化,大多路段还是坑洼不平。这条进村的唯一公路,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集体投工投劳,沿着乌江边的悬崖峭壁人工开凿出来的羊肠小道,而后在2014年才得以扩宽成毛坯公路。

  因为下过大雨,三轮车在蜿蜒陡峭的盘山路上费劲地爬行,轰隆的马达声掩盖了两个人近距离的喊话。遇到特别湿滑的路段,记者还得下车推车才得以通过。

  半个多小时后,一栋两层楼的小平房进入记者的视线,它坐落在半山腰,下方便是激流涌动的乌江河,一根锈迹斑斑的钢条是学校的铃铛,这里就是沿河县思渠镇高山小学。

  自掏腰包背出一所学校

  说起学校的校舍,学校唯一的老师田维华用“来之不易”概括。学校始建于1971年,之前在村子另外的地方,当时是田维华的父亲当村支书兴办起来的,最初是一个木房。但学校所处位置缺水,1976年搬到了现在的位置,改为石头与木头搭建。

  2006年,田维华争取到上级款项,准备改造岌岌可危的校舍,但是材料需要从乌江岸边,人工背着走几近笔直的约两公里山路才能到达,原本请村委会动员组织的人工,但因没有报酬,没有村民愿意投劳。

  暑假时,眼看材料还不能转运到学校,而且堆放在乌江岸边的水泥因涨水被冲走或失效了一部分,田维华着急了。他首先自己一个人去背水泥,而后动员家里人一起去背,再动员亲戚朋友去背。最终在他的感召下,村里很多在外务工的村民也回家跟着肩挑背扛水泥。

  “那一次背了33吨水泥、2吨瓷砖,投工投劳的全免费。”田维华说,只是看在大伙都辛苦,他的爱人在家烧开水、煮饭犒劳大家。

  不过后来,村里将原校舍拆下来的残垣断壁卖出了2500元钱,又用此钱开支了新建学校所需的余下材料搬运费。之前无偿投工投劳的村民就不愿意了,多次协调也没有解决方案,以致新校舍投入使用后,还有人到学校讨要工钱,甚至一度将校门锁上不让教学。

  看到村委及上级也没有钱解决人工费,为了不影响正常教学,田维华向上级申请,愿意从自己的工资中扣除人工费。而这一次,他垫付了5600多元。

  输着液教学也是常事

  学校操场以前也不规范,周围没有围栏,如果学生不小心将球抛出操场,很有可能就要一直滚落到乌江河。加之操场没有硬化,常是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“室外活动经常提心吊胆的,我就死皮赖脸的到有关部门要钱改善。”田维华说,只要能改善学校条件,他说从来就“不怕丢脸”。

  学校逐步改善,村里的辍学率多年来一直为零。“这几年就是老师太少了,有几年学校就我一个老师,那时真是一点都耽误不得。”田维华坦言,每天高负荷的运转,最怕身体有什么闪失,不过有时还是会生病,但是只要没完全躺下,输着液教学也是家常便饭。

  “学生耽误不起啊,因为如果请假,不只是一个班受影响,而是全校三四个年级都要被耽误。”田维华说。

  经常去背学生过沟

  田维华今年54岁,两鬓早已斑白,但说话做事亦如土家汉子的爽朗耿直。1980年高中毕业的他,因为县里招聘民办教师,半年后他如愿成为了高山小学的民办教师,最初工资为16.5元/月。1997年,田维华通过考试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,在此前后,他还通过了中师和大专的函授教育。

  高山小学最多时有150多名学生,4个正式教师。但是目前,学校只有他1名正式教师,1名支教志愿者。学生有学前班7人,1年级11人,2年级1人,3年级5人。因为师资有限,学校只能采取复式教学,学前班与一年级在一起,二三年级在一起。高年级的学生,最近几年就只能到镇上的中心小学就读。

  高山村有7个组,180多户,800多人,零零散散分布在崇山峻岭中,最远的学生到学校上学要走一个多小时。因为山路陡峭湿滑,特别是遇到下大雨,很多山沟的洪水暴涨,每每这时,田维华就要及早从家出门,到涨水的溪沟查看情况,学生实在过不了的,他就一个一个地背学生过沟。

  “学生的安全问题绝对不能忽视,来学校读书,我就要保证学生的安全。”田维华说,时间长了,经常去背学生过沟也不是长久之计,于是他主动到有关部门争取资金,如今修建了几座便民桥。

  垫付的很多学费没收回来

  这些年,田维华所任年级学生成绩曾多次获得县乡镇第一名,个人也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、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,所得荣誉证书就有厚厚的一大摞。

  田维华在村里也特别受人尊敬,不论大人小孩都喜欢叫他田老师。这一点,记者进村采访的路上,多次遇到修路中断交通,或是因为路面湿滑需要推车,但听说是要去采访田维华老师,修路工人很快让出道路,看到三轮车难推动,也有村民主动来帮忙。“田老师可是个好老师,他一直在我们这里教书不容易啊,你们要好好采访宣传下。”村民们说。

  据了解,还没有实行业务教育之前,每个学生都要交学费,但是村里好几个困难学生家庭连学费都交不起,田维华就先垫付学费,让他们有了钱再还给他。但是多年过去了,以前垫付的很多学费,田维华至今也没有收回来,而他也没有催要过。

  “他讲课通俗易懂,但对我们要求挺严厉的。”采访时,刚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回到村里的侯林告诉记者,他是田维华的学生,小时候喜欢调皮捣蛋,是在田维华的教导下,逐渐爱上学习,后来每次回家都要到学校看望恩师。

  “教师的真正本领,不在于他是否会讲述知识,而在于是否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,唤起学生的求知欲望,让他们兴趣盎然地参与到教学过程中来。”田维华说,此外在日常教学实践中开展留守儿童关爱行动,能够让那些留守儿童心灵上有个归属感,因而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是朋友也是家长。

  最担忧退休以后没人接班

  目前,田维华所教的学生考上大学的不在少数,而在现在的学生中,有学生的祖辈与父辈都是田维华的学生,像这样三辈人都是一个老师的学生也不在少数。

  事实上,在多年前,上级就有意将田维华调到中心完小任教,甚至有调他从政的机会,但田维华都放弃了。“我是村里土生土长的人,我不想走啊,更何况我喜欢乡村的生活,热爱乡村教育。”田维华说。

  这一点,田维华深有感触,因为学校的师资不稳定,外面的老师到学校后教不长就调走了。甚至有老师考起学校的正式编制,但得知学校的具体情况后,就直接不到学校报到。

  “如果我真走了,这个学校或许早就不存在了。”田维华说,因为老师的青黄不接,让学校的学生流失了许多,他一个人始终力量有限。虽然这一年多有一位来自云南的90后女孩在学校支教,但也不是长久之计,只要好的地方有招考机会,她都在不停地报考。

  “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学校能长久保留下去,毕竟我年岁已大,没几年就要退休了。”田维华说,他希望有更多的老师愿意到这里教书,有更多的年轻人愿意接过教鞭,再把学校的一些基础设施改善下他就心满意足了。(记者 杨国军 摄影报道)

  原标题:马云乡村教师奖:田维华 撑起乌江岸边小学 退休无人接班如何是好

志愿者服务
分享到:
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

您看完本文后的心情:
中国社区网社区视频